盘花易绾,愁心难整
  • 虽然是这么个标题,但其实这篇我圣诞节之前就写好了,只是一直没整理出来,赶在今年最后一天发出来吧。

    年底最让我期待的两部剧场版发售(《银魂 新译 红樱篇》《凉宫春日的消失》),苦逼的大陆人民只有等DVD的份,就算是抱着那么的大的期望我也没有一点点失望。

    160分钟的容量还是有点够呛了,我是分两天看完了,不着急结局,因为虽然过了两年多,小说的内容还好好地存在脑子里。再加上,边看边截图边记录,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有很多空镜头,安静的连音乐也没有,但是,做的太好了,是《凉宫春日》应该配有的水平。每一个画面都很棒,雪花也好,眼神,被蒙上夜晚光圈的人物轮廓,美得没话说。(数了一下我截了91张图,咳)

    就是这些氛围,让阿虚的那种焦虑但又拼命克制住自己以便冷静地思考解决方法的心情慢慢渗透到我们这里。

    前半段的氛围和后半段的氛围差别其实挺大的,分界点大概是团长再次出现,就算她只是另外一个学校长发的凉宫春日,她还不是SOS团的团长,但是性格什么一点都没变,想要让世界围着我转圈的凉宫春日,想到就去的凉宫春日,长发最美的凉宫春日(你到底有多爱团长的长发啊?(大声呼唤,团长你再把头发留长好不好?!!!

    一切的氛围我都能记起…………

    第一次接触的满篇吐槽,我轻小说的萌芽起点(笑

    而且我这个人对类似“平行世界”的设定一直就没抵抗力,这个世界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平行世界”啦!

    画面实在太美了好吗!!!果然还是要看高清版。蓝光碟赶在圣诞节之前发售一定是故意的!

    据说《凉宫春日的惊愕》小说在明年五月全球发行,全球发行啊,没搞错吧?其实,我很激动…………(没看出来?)谷川流啊,看到这个消息我都快老泪纵横了,等了快三年,你终于开始让这个坑有点动静了,而且这个坑当年还是停在最让人纠结的地方(内容什么的我有点忘记了)!

    无论这部作品被人怎么两极化地来评价,它对我很重要!它是我轻小说的启蒙,最不喜欢傲娇女但只有凉宫团长除外,当初看小说的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团长的性格,因为与软弱的自己正好相反,因为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做到,所以抬头仰望着,理所当然吧?

    那时候对声优还没那么迷恋,S田还是面瘫君,在见面会上cos夏亚大人有点让人哭笑不得,小野大辅从那时候就开始很脱线!三位女声优也是靠这部作品算是出道,茅原实里到现在为止唱歌的风格几乎还一样,但是我很喜欢,而这位平野团长,每天都在爆出让人扶额的消息,不能期待她一直是我们眼中的团长大人,我回顾了一下《凉宫春日的激奏》,在跳完SOS团舞的时候,她流着眼泪说谢谢大家…………这样的平野绫大概不能再看到了吧,总之什么是物是人非,我真是领悟到了,但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自私地希望她一直保持我们心目中的样子也太霸道了,不可能吧。话说,2次元和2.5次元有时候还是分清楚一点吧,因为声优平野绫变了,粉丝们就拿凉宫周边啊什么的出气也太奇怪了,凉宫团长可没有惹到你们!

    说起全球发行,现在角川在大陆也算是有据点了,天闻角川,但是目前,凉宫的前几本版权是给了上海译文吧?所以《凉宫春日的惊愕》到时候是哪边出手呢,总之,不要让我等太久。

    为嘛我又话痨了那么一大堆?

    下面是《凉宫春日的消失》感想————

    还记得一开始的凉宫春日么?那个开篇——

    “老实说,要到几岁才开始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这类无聊的话题对我而一卖—根本不痛不痒的。不过,讲到我从几岁起开始不相信圣诞老人就是那个穿著红衣服的老公公时,我能确定地说 我根本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

    对,这是《凉宫春日的忧郁》的开端,正好在圣诞节的前夕,走到了《消失》,如今阿虚可以继续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但当初无论如何也没法想象的或许比圣诞老人存在更非日常的生活也变得理所当然了,而恰恰在自己习惯了这一切同时,突然一夜间又被抛回最初的状态,这种循环说的我自己都头晕了。

    在无聊地等着嘲笑期待圣诞老人的阿虚,以为又能平凡地渡过被春日耍的团团转的日子,却发现这个人不存在了。

    其实,哪边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呢?我突然萌发出这个想法。

    …………也无所谓吧,或许哪边都是同样真实的世界,区别只在于你更喜欢哪一个。

    在真正确认过一切都“消失”了之后,阿虚做了一个比喻————“某地方有个某个非常不幸的人。不论就主观或客观的角度而言,那个人都是相当不幸,具体呈现了连在晚年悟道成佛的悉达多王子(注:释迦牟尼的本名)都会觉得不忍卒睹的不幸遭遇。一夜,他(其实用「她」也是可以,但分男分女太麻烦了,在此统称为他)一如往常在不幸的煎熬下就寝,隔天一早醒来,发现世界完全改变了。那个世界完美到称之为乌托邦仍稍嫌不足。他从头衰到脚的不幸都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盈满身心的幸福感。再也不会有任何苦难降临到他身上。这全多亏在那一夜,某人将他由地狱带上了天堂。

    当然,这件事完全不是他自己的主意。将他带走的,是他不认识的陌生人,也不知道那个人长得是圆是扁,更不知道对方为何要这么做。相信这个答案也是无人能解吧。

    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会相当开心吧。世界既然改变了,那他就不会再遇到不幸。只是,那个世界和他原本所待的世界有些微的不同。至于为何会这样,则成了不可解的最大谜团。”(有点长,耐心看完吧,这一段话非常忠实于原著,不过说起忠实原著,想想《漫长的八月》就会想笑吧,还会有比这个更忠实原著的动画吗?)

    消失就消失吧,正好脱离了凉宫的魔掌。

    “都还没生出来。既没有外星人也没有时光旅行更没有ESP。而且猫咪也不会说话,是个再普通也不过的世界。

    怎么样?

    拿之前和现在的状况相比较,哪一个比较适合我呢?哪一边的生活,我过得比较开心呢?

    现在的我称得上幸福吗?”

    非日常已经被自己当成了日常,现在大概真的……无法过大家眼里日常的生活了。而且这一切消失地莫名其妙不是吗?生活中就算是要面对离别也最起码要有个前奏,但这一次却只想是被谁支配了一样,非常讨厌的感觉,一点选择权都没有,非常讨厌。

    看着阿虚一个人走在路上,嘴角边呼出的白气,被一个人丢在这边的世界,这种孤独感…………我都好想哭。

    一个人边吃便当边想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听着他的独白,很害怕他会不会就那么放弃了

    前一天还说好要在圣诞节吃火锅的人,都不在了。

    教室里,身后应该是春日的座位上坐着的是,曾经想要杀掉自己但被长门消灭掉的朝仓,放学后理所当然地走向文学部活动室,曾经被大大咧咧换上的“SOS团”标志又变回了“文芸部”,太好了——长门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看书,太糟了——她不是那个长门,还戴着眼镜,对阿虚的激动表现地很紧张。

    每一天都在一起做些蠢事的SOS团成员,两个人消失了,另外两个人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想去确认古泉是不是还在,但是整个教室都不存在了,想去找朝比奈学姐,她完全不认识自己了,最后的一个希望是长门,如果是长门…………全世界都做不到的她说不定能做到,但是她对自己的认识也仅仅存留在“你是X年X班的学生”这种程度。

    三味线,当初这只猫会说话,只要对自己有一点反应也好,非猫的反应————没有!

    活动室的电脑!当初长门曾用这个给自己过暗示…………没有,电脑里什么都没有。

    随着阿虚每一次的寻找希望,每一次得到的理所当然失望,我都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每一次都在咬紧牙关等待着什么宣判。那个宣判的结果自己明明知晓,却抱有最白痴的微小期待。真是够了啊。

    等等,书架上的书…………《海伯安的陨落》,长门曾经用这本书夹带过信息给自己。绝望确是有某种预感地冲到书架前,虽然是冬天,阿虚脸上已经挂着汗水了,这种紧张感,有谁能够理解吗?貌似是最后的希望,如果预感不正确自己是不是真的干脆放弃?

    抽出这本书————相同的书签!

    “备妥程式启动条件·钥匙。最后期限·两天后。”

    “你果然留下了讯息给我!即使是枯燥无味的一行字,我也很高兴。我可以当它是我熟识的你,送给我的礼物吧?这一定是打破目前僵局的某种提示。否则干嘛写得如此故弄玄虚?”这是原作里的话,在阿虚发现这种纸条之后,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长门谢谢你,你果然没有丢下我一个人在这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定是你想尽办法留给我的信号。

    开心地,激动地快哭出来了,阿虚的脸在微微泛红。

    就算接下来要怎么做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能够稍微肯定一下自己了。

    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节奏气氛完全不一样。分界点大概是凉宫春日的出现。无论在那一边,那个任性的凉宫都一样呢。

    有希的程序bug以及阿虚最后的反省,和看小说的时候感觉一样的,又感动又激动,废柴男永远都会是有作为的。

    这预定的目前为止还不知道怎么修复的bug,其实只是感情。

    按理说,我最感动的地方应该在这里,但是看小说的时候,这个部分蒸发地最严重,我现在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凉宫春日系列里最喜欢的角色是长门有希。这么表达就足够分量了吧?

    怎么办,我不知道要怎么结尾了。

    总觉得从《消失》之后,凉宫春日系列的走向就悲伤起来了,接下来的《凉宫春日的惊愕》,谷川流你不要让我们惊愕到想砸你脸就好………………(你这是什么结尾啊揍!!!

  • 忍着反胃的感觉消灭漫画!

    还真是太强迫自己了,哎,除非是病得爬不起来才放弃看书的想法。今天下午肚子疼得差点死过去也还是在看《络新妇之理》,大概是疼傻了,坐也不是躺也不是,不知道除了看书还能干嘛。虽然也没看进去几个字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只是觉得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知道这一生走到尽头的时候我能看完多少书,漫画,影片,剧集,动画。

    一想起来就觉得害怕得没办法控制自己。

    这是整个人类创造出来的美,我却想要用短短一生就阅完,实在……没有希望,对不对?

    所以现在依然是抱着不知道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态度来做————不管尽头的结果是什么,现在只要埋头走当下的路吧。

     

    嗯,《络新妇之理 下》今天把第一小节读完,结尾榎木津的一句:“你立刻回东京去,马上把京极那家伙给我叫来。”就让我high起来,于是意犹未尽的合上书,明天一定要把这本书读完(握拳!

    榎木津、京极堂……谢谢还有你们这些萌物陪着我(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被不断地诱惑着啊,苦笑!

     

    每晚还是决定上床在睡觉前听drama,虽然是累得没有精力听完整张,还是听一轨算一轨吧。

     

    好吧,我想要在以后的任何时候回忆起来能够自嘲——那年夏天,那年冬天,这个笨蛋,正在做着逼迫自己其实却是心甘情愿的事情哦~